<input id="gmme4"></input>
  • <input id="gmme4"><acronym id="gmme4"></acronym></input>
  • <menu id="gmme4"></menu>
  • <menu id="gmme4"></menu>
  • <menu id="gmme4"><tt id="gmme4"></tt></menu>
    <menu id="gmme4"><u id="gmme4"></u></menu>
  • <object id="gmme4"></object>
  • <input id="gmme4"></input>
    <input id="gmme4"><acronym id="gmme4"></acronym></input>
  • <input id="gmme4"></input>
    <menu id="gmme4"><tt id="gmme4"></tt></menu>
    <input id="gmme4"><u id="gmme4"></u></input>
    春风十年丨李洱:春风悦读榜有专业性、公认性,在文学界得到了普遍认可
    首页 > 原创 > 微深度 > 正文

    春风十年丨李洱:春风悦读榜有专业性、公认性,在文学界得到了普遍认可

    来源:钱江晚报 2022-04-03 09:56:47

    钱江晚报·小时新闻记者 宋浩 实习记者 颜科兴

    每年4月23日(世界读书日)前后,春风和煦的日子,一场关于悦读的盛会——春风悦读榜颁奖典礼,在杭州举行。

    来自全国的作家、翻译家、评论家汇聚到杭州,盘点过去一年的优质图书,和读者们一起,揭晓一张全面且高质量的“春风悦读榜”。

    从2012年开始,春风悦读榜已经颁发了九届。它实现了最初设定的目标,成为长三角独树一帜的阅读盛会。

    历届评委、获奖作家、颁奖嘉宾与春风悦读榜结下了友谊,在杭州留下了故事。春风悦读榜连接他们与读者,为文学的进程记录一个个里程碑。

    又到了春天,在第十届春风悦读榜揭晓之际,我们回访了这些老朋友们,听他们讲与春风悦读榜的故事。对于即将揭晓的第十届春风悦读榜,他们又有什么期待。

    李洱

    【人物名片】

    李洱:资深评委/第七届春风悦读榜白银图书奖得主

    获奖作品:《应物兄》

    请输入图片描

    作家李洱是中国现代文学馆副馆长。

    去拜访他的时候,馆长办公室楼下的一楼大厅,正在展出“黄永玉诗和插画展”。

    央视新闻报道画面

    展览七个篇章,由“花衣吹笛人”“凤凰和凤凰人”“像年青人一样从头来起”等组成。

    展览由中国现代文学馆、作家出版社共同主办。

    黄永玉先生的“老顽童”精神跃然墙上,至死不渝。

    中国现代文学馆

    在展馆门口,是中国现代文学馆的雕塑墙,鲁迅、老舍、郭沫若到赵树理,形象而细致的浮雕,展现着现代文学与现代中国的光辉历程,透着一种力量。

    李洱办公室门口,长长的走廊,靠墙堆放一排书和杂志。不大的办公室里,除了桌椅,大多空间也被书占满。

    李洱也是与春风悦读榜缘分最悠久的人之一,他多次担任评委。

    2013年获奖的金宇澄《繁花》,是他大力推荐的,获得了当年度白金图书奖。2015年《繁花》又获得了茅盾文学奖,成为近十年来最热门的文学作品之一。

    2019年4月21日钱江晚报对李洱(左)的采访

    2019年春,第七届春风悦读榜颁奖盛典上,李洱以《应物兄》获得了白银图书奖。

    4个月后,《应物兄》又获得了茅盾文学奖。

    李洱多次接受钱江晚报采访。在2001年8月22日钱江晚报第25版上,李洱发表了《在真实中写作——评谢有顺的〈活在真实中〉》。

    2013年5月27日,李洱又在“钱报读书会”开讲。

    2022年元旦的书香迎新,李洱为广大读者推荐新书。

    【春风问答】

    小时新闻:能否讲讲您与春风悦读榜遇见的故事?

    李洱:春风悦读榜邀请我担任评委,要推荐书目。我推荐的几个书目,最后都获奖了,包括那年的《繁花》。

    后来我也有幸获过春风奖,是与韩少功先生一起。

    2019年,春风悦读榜获奖作家。右一为李洱

    春风悦读榜是国内比较早,历史比较悠久的一个奖。它介于奖和排行榜之间,在文学界建立起了它的专业性、公认性,声誉非常好,得到了文学界的普遍认可。特别希望它能够一年一年地办下去。

    小时新闻:能否讲讲最近的创作历程?

    李洱:我写东西比较慢,之前要经过比较长的准备,做一些笔记。新作品我正在写,什么时候能写完,不知道。

    《应物兄》原来没想到会写这么长。我的小说之间会有一些联系,我不是一个跟着故事走的作家,我所有小说都是我在一段时间之内的体验、思考的产物。

    思考会不断往前推进,我愿意把一段的思考最后以小说的形式表达出来。而不愿意同样的想法写几部小说——这使得我的创作量比较少。

    目前这个作品写起来还是比较艰难。

    小时新闻:能否讲讲感兴趣的新人或者新书?

    李洱:我收到一些书,也看到一些朋友的作品。印象比较深的是刘震云的《一日三秋》,跟他的《一句顶一万句》相比,还是有许多变化。

    其中有个人物花二娘,这个人物在中国文学史上没有出现过,这个角色从叙事学意义上讲,很复杂。

    怎么对这种角色进行分析?

    我也看到一些批评文章,但这些批评文章没有集中在花二娘这个人物身上。很多故事是向她讲述的,因为向她讲述,所以这个故事能够被我们听到。而且这个人物横穿古今,是一个可以穿越的人物。在带有很强的现实感的小说里面,出现这样一个花二娘,我相信一些读者会感到突兀。

    如果没有这个人物,故事该怎么讲述?有了这个人物,故事又出现了哪些变化?作者为什么写这样一个人物?

    我觉得批评家还没有发表一个令人信服的看法。

    小说读起来很好看,轻松,甚至有些段落可能过于轻松了,但其中包含着难解的、难以阐释的部分。我也曾经想过写篇文章谈这个人物,谈她在小说中的意义,但我还没完全想好。这个人物有意思。

    本文为钱江晚报原创作品,未经许可,禁止转载、复制、摘编、改写及进行网络传播等一切作品版权使用行为,否则本报将循司法途径追究侵权人的法律责任。

    热图推荐

    最近更新

    Copyright @ 2008-2017 www.xinxuanze.com.c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选择网 版权所有

    地址:河南省郑州市金水区经五路2号  联系QQ: 954 29 18 82 @qq.com  新闻投诉:185 0386 7539

    版权所有:新选择网 粤ICP备18025786号

    投注系统