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input id="gmme4"></input>
  • <input id="gmme4"><acronym id="gmme4"></acronym></input>
  • <menu id="gmme4"></menu>
  • <menu id="gmme4"></menu>
  • <menu id="gmme4"><tt id="gmme4"></tt></menu>
    <menu id="gmme4"><u id="gmme4"></u></menu>
  • <object id="gmme4"></object>
  • <input id="gmme4"></input>
    <input id="gmme4"><acronym id="gmme4"></acronym></input>
  • <input id="gmme4"></input>
    <menu id="gmme4"><tt id="gmme4"></tt></menu>
    <input id="gmme4"><u id="gmme4"></u></input>
    定居杭州一年多,那个唱《阿莲》的戴军,又回来了(三)
    首页 > 原创 > 微深度 > 正文

    定居杭州一年多,那个唱《阿莲》的戴军,又回来了(三)

    来源:钱江晚报 2022-04-02 21:09:13

    03:31

    钱江晚报·小时新闻记者 汪佳佳

    “告诉你一个神秘的地方,一个孩子们的快乐天堂。”

    3月30日下午,杭州的一个直播间里,戴军一遍一遍排练着几个小时后直播要唱的歌。

    杭州本土乐队“不算太老男人”作为戴军直播间的助唱嘉宾,也一起认真准备着。由于今天“太老”没来,只有“不算男人”,分别是吉他手力轩,和钱江晚报文艺部的记者陈宇浩。

    戴军通过视频号的个人直播间进行直播。

    直播从18:30开始。这场直播的主题一开始是“不要在四月的第一天说爱我”,后来改成“不要错过春天”,因为大家希望这个主题可以温暖疫情笼罩下的人们。

    直播间里也并不仅仅是唱歌。戴军的老朋友——时境文化主理人,著名文化产业操盘手孙敏作为常驻嘉宾,负责和戴军漫谈。

    唱完一首歌,坐下聊几句。

    两人聊音乐,聊人生,聊过去的回忆,想到哪说到哪。这是戴军送给大家每周一次的“沉浸式演唱会”。

    人气最高的时候,直播间的同步观看的人数,突破17000人,堪比一场体育场的演出。

    这一晚的直播,戴军总共为大家带来11首歌曲,主要是一些经典老歌,比如《追梦人》《偿还》《玫瑰香》《快乐天堂》《知足》和《恋曲1980》等。

    演出持续2个小时,超过54万人观看。每周一次“时光音乐会”,是戴军与歌迷们的约定。

    1.

    25年前的杭州

    戴军是2020年7月来杭州的。截止至2022年4月,在视频号的直播间为大家唱歌这件事,戴军已经做了大半年,他自己也在杭州生活了一年多。

    但这不是戴军与杭州第一次触电。

    戴军告诉我,经常有一些年轻的95后、00后在评论里说:“戴军不是主持人吗,怎么还会唱歌?”

    说这话的人,一定没有听过上世纪90年代那首红遍大江南北的《阿莲》。

    《阿莲》是戴军1995年发布的一首歌,被收录在戴军的首张专辑《阿莲·新娘》中。

    彼时,戴军在深圳的酒吧里做驻唱歌手。两年后,受到杭州一家酒吧的邀请,戴军来到杭州驻唱。

    在杭州度过的那几个月的时光,后来在戴军的脑海里,幻化成一幕幕电影,并且伴着久石让给北野武电影《坏孩子的天空》创作的主题曲《Meet Again》作为BGM。

    生活惬意悠闲,朋友三五成群,伴着年轻人特有的无忧无虑,共同交织成一段明媚灿烂的回忆——

    “晚上唱歌,白天我们就去西湖划船,或者去花家山喝茶,吃藕粉,看到桂花从头顶掉落在碗里。那时候还没有出租车,我们要坐人力自行车,杭州话叫‘踏儿哥’,那个车子上面有雨棚,下雨的时候拉下来,不下雨就收起来。”

    后来,戴军决定离开杭州,去北京发展。

    再之后,“主持人戴军”,这个标签让他被更多的人所熟知。

    2.

    2020年夏天的杭州

    时间一晃而过,来到2020年。

    7月,又是一个夏天。

    陪着妈妈在泰国清迈度假许久的戴军,收到杭州爱逛的邀请,希望他加入爱逛开启直播事业。(爱逛,是一个用短视频和直播来购物逛街的平台)

    最开始,戴军对于直播兴趣不大。他形容自己这些年的人生就是比较“佛系”,不安排太多工作,喜欢游山玩水。但是在几番诚意邀请下,他决定慎重考虑这个提议。

    于是他来杭州住了几天,这一住,就没法走了。

    “那几天,我住在西溪湿地那一带,我觉得杭州太美了,它既有大都市,也有乡野,我好喜欢。”戴军说。

    最开始,戴军的直播是以带货为主。每周三,商品清单交到他手上,周四,他去公司一一试用,选出自己满意的,再在周五直播。

    直播的时候,也经常有人在评论里喊话,表示想听戴军唱歌。于是,戴军便在带货的同时,不时给大家清唱几句。后来慢慢就演变成专场演唱会,一个小时的时间,戴军给大家唱7首歌。

    视频号的戴军直播间里,人气越来越高,常常有几千人同时在线听歌。

    作为戴军的黄金搭档,今年2月,孙敏和戴军一起策划了一期主题为《80年代影视金曲》的线上演唱会。

    那是一个周三的下午,杭州下着大雪,戴军在怀旧的音乐声中带着大家回忆着过去。

    直播结束后,数据显示,总共有58万人进入直播间看了这场演出。这个数字令大家惊讶不已,同时也让大家发现了一些新的方向。

    有主题的线上演唱会,更能牵动大家的心绪。

    于是,戴军和孙敏开始筹备接下来的主题演唱会。

    整个3月,他们共策划了四场,从3月14日的《今晚我是你的DJ》,到3月21日的《不管三七二十一的爱》,再到《不要错过春天》,接下来就是第四场——将于4月6日18:30线上直播的《让思念陪伴我——纪念那些逝去的超级歌星》。

    专业的乐队也配备了起来。知名手碟老师周静波、键盘手马牧老师,“不算太老男人”乐队的主唱兼吉他手力轩……共同组成了一支专业的乐队,在戴军直播间里与大家每周见面。

    每周的表演,大家认真确定主题,精心选歌,然后重新编曲,再反复排练,确保可以给出最好的呈现。

    “每周的直播现在都有几千人预约,是粉丝的爱让我在这里坚持。”戴军说。

    戴军说,通过直播唱歌这件事,他收获了很多东西。首先是让很多人发现戴军原来还会唱歌,还在唱歌。“原来戴军唱歌这么好听。”“爷青回。”这样的评论比比皆是。

    更重要的,戴军把直播间当成一个和大家交流的平台,这里有很多他的粉丝,也有很多他的老朋友们。

    30日晚上的直播中,戴军忽然开心地叫起来:“我看到我当年的工友了,好开心!”原来有位网友评论:“戴军,你还记得吗?92年我们在深圳丝印厂。”

    戴军开心地眼里泛出泪花,随即开始回忆当年在深圳电子厂打工时的故事。

    戴军与记者合影

    3.

    老朋友与不会老的戴军

    直播间的评论区里总会有人问:“戴军怎么不会老的?”

    带着同样的好奇,我也问了戴军这个问题。

    孙敏在旁抢答:“最重要的是他心态好,他这个人很通透的,很少郁结,看得开,放得下。我觉得用善良这个词形容他显得单纯了些,但是他就是会觉得,很多事情有那么重要吗?”

    戴军点头表示认可,随即接过话头:“余生很长,何必慌张,我就是这种状态。我这个人没有好奇心,没有上进心,开心过日子最重要。”

    射手座的戴军,确实很符合这个星座的特质,不愿被束缚,想要自由自在的生活。

    我继续追用:“你吃碳水吗?特别是晚上。”

    他一副理所当然的表情:“当然吃啊!我还吃夜宵,但就是不胖!”

    这波拉仇恨式发言,使我决定独自观察。果然,3月30日晚直播开始半小时前,他到了吃饭时间。我盯着他打开了他的饭盒,满满一碗抄手。他心满意足地吃完。

    不工作的时候,戴军似乎随时随地在做两件事,一个在手机备忘录里写公众号,另外就是听歌+选歌,选直播时要唱的歌。

    他的公众号至今已经发了1056篇原创内容,除了一些转发,其余基本都是他自己一个字一个字敲出来的。只要坐下来空一会,他就会在手机里记下几句。然后整篇写完后,再发给助理,让他们去排版。

    我感慨于这样高频次的更新,但他似乎乐此不疲。

    3月30日晚的直播,戴军的老朋友——主持人李静也来捧场。戴军和李静相识在1999年。彼时李静刚刚离开央视,准备自己创业。两人一起合作了《超级访问》。自此,两人的友谊绵延了20多年。

    直播前,李静就跟戴军说好,她在北京约了一帮戴军熟悉的朋友吃饭,他们会边吃饭边看直播。于是,当晚的直播里,戴军忍不住分享起他和李静最初创业时的故事,那是些艰难辛酸、但如今说来满满回忆的故事。

    说着说着,在直播间的另一头,远在北京的李静在直播间留言说:“戴军,我们都在看你直播,你看看礼物,我们榜一了。”

    《超级访问》曾是我非常喜欢的一档访谈节目。我追这档节目的时候,还在读大学。转眼十多年过去。我从一名大学生成为一名记者。但当时电视上那个侃侃而谈的主持人戴军,似乎还是一如从前,随和洒脱,连样貌都没怎么变,还有他和李静多年的友情也一如既往。

    那一瞬间,我很是感动。

    时光可以带走很多东西,所以沉淀下来的更珍贵。

    “20年前的杭州,和如今的杭州有什么同与不同呢?”我问他。

    “跟20年前相比,杭州的变化太大了。城市发展得很快,生活节奏也变快了许多。但是没变的是,还是有一群好朋友在这里,他们中有些人是一直没有离开,有些离开了但近些年又回来了。有他们在,我就会觉得自己一直被照顾着,被支持着,所以,我愿意留下来。”戴军说。

    热图推荐

    最近更新

    Copyright @ 2008-2017 www.xinxuanze.com.c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选择网 版权所有

    地址:河南省郑州市金水区经五路2号  联系QQ: 954 29 18 82 @qq.com  新闻投诉:185 0386 7539

    版权所有:新选择网 粤ICP备18025786号

    投注系统